回族

新中国成立前,在帝国主义、封建主义和官僚资本主义的压迫下,回族人民在政治上没有地位,经济和文化发展缓慢。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回族和其他少数民族人民一样获得了新生,成了国家的主人。根据各地回族聚居的程度不同,党在回族聚居地区实行了民族区域自治政策,既建立有宁夏回族自治区,又建立有甘肃临夏、新疆昌吉两个回族自治州,以及甘肃张家川、青海门源、化隆、新疆焉耆,河北大厂、孟村等6个回族自治县。此外,还有回族同其他民族联合建立的自治县,如贵州威宁彝族回族苗族自治县、云南巍山彝族回族自治县、寻甸回族彝族自治县、青海民和土族回族自治县、大通回族土族自治县等。从而实现了民族平等权利和自治权利。

散居的回族人民,也同样获得了当家作主的平等权利。他们的民族特点,也同样受到了尊重。回族的政治地位有了很大的提高。在历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和各有关地方的人民代表大会的代表中,都有适量的回族代表,从中央到地方各级党和政府部门,也都有回族干部参加。

新中国成立前,在帝国主义、封建主义和官僚资本主义的压迫下,对回民的剥削和奴役颇重,经济和文化发展缓慢,发展水平极不平衡。农村地区回民破产和逃亡现象比较普遍;在城市更多回族生活很不稳定。新中国成立后,回族社会经济生活发生根本的变化。经过了民主改革和社会主义改造,城市回族资本家经营的工商企业,有的改为国营,有的改为公私合营,他们本人经过改造,绝大多数已经成为自食其力的劳动者。回族的小商小贩以及手工业者,有的联合起来成为集体经济的一员,有的转业成为国家企业的职工。同时,各回族自治地方的工业建设也获得发展。1978年,宁夏回族自治区已建立煤炭、电力、机械、冶金、化工、轻工、石油、电子等现代工业,工业总产值已由1949年的1200多万元增加到当年的10亿多元。

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全国各地回族怀着极大的热情投入到改革开放的浪潮中,不仅提高自身的收入,也为国家经济的发展做出了自己的贡献。在西北,甘肃临夏和宁夏同心等地很快形成为当地回族和各地客商进行商贸活动的集散中心。在沿海和内地,出现了一批乡镇企业,使一些回族村庄成为了遐迩闻名的富裕村。在大中城市中,随着经济的发展,涌现出许多回族的个体户、私营户,并逐渐从单一的小规模经营,向较大规模的、高技术的领域发展,从事的行业也日趋多样化和专业化。

改革开放以来,许多回族地区大力推进新型工业化、城市化和农业产业化进程,加快经济结构调整步伐,培育经济发展新优势,转变经济增长方式,提高了经济增长质量,促进了和谐社会发展。中央提出“西部大开发”决策以来,宁夏回族自治区经济获得了快速的增长,财政收入,增势良好;农业生产上保持平稳。随着农业产业结构不断调整,农业规模化、专业化生产水平不断提高;工业生产保持较快增长。城镇居民收入大幅度提高,生活水平进一步改善。

新中国成立后,回族教育事业有了很大的发展。早在20世纪50年代,党和政府制定教育方针政策,设立专管民族教育的机构,拨出发展教育的专款,大力扶持全国各少数民族教育事业。与此同时,随着政治平等的实现,经济的发展繁荣,文化、新闻、出版和广播影视业正蓬勃发展,回族地区的医疗卫生事业也得到进一步发展。2005年末,宁夏回族自治区广播电视基础设施建设得到充分的加强,不断扩大广播电视覆盖率,广播电视“村村通”工程顺利进行,积极推进和完善有线电视入户。全年全区地方出版报纸19种,杂志35种,出版图书600种。2005年以来,该区医疗卫生事业也得到进一步发展。创建卫生城市、卫生县城工作卓有成效。回族地区全民体育设施的建设得到加强,截止2005年底,宁夏回族自治区已完成全民健身路径工程194个,总投资达2246万元。

随着社会文化事业的发展,回族的各种人才不断涌。如史学家白寿彝和杨志玖;翻译家和教育家马坚和纳忠;“中国交响乐之父”(音乐指挥家)李德伦;相声艺术家马三立;作家沙叶新、张承志、霍达;中国科学院院士张广学、蒋锡夔、刘广均,中国工程院院士王士雯、数学家展涛等,他们均在各自的领域做出了令人瞩目的成就。

(摘自《民族问题五种丛书》之《中国少数民族》卷)